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可控硅行业设备有限公司

第1036章 大解放

发布:admin05-03分类: 冶金

  “我!”文笑只说了一个字,本来还是极度的疲惫的张能这个时候就马上精神了起来,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是文笑的声音,那就是他的兴奋剂,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他的精神都会盖度的集中起来。

  张能听到的时候先是沉默了很久,然后就如释重负的说:“总算是用不上我了,这个也算是你们的大恩大德了,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我估计我会很快的就要见我已经在天上的奶奶了。”

  他这一段时间是真的很担惊受怕的,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可以放松的下来,生怕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会影响到了他们一家老小的性命,所以说精神一直是紧绷着,文笑这个时候这么说,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大解放。

  “有件事情告诉你,要是这么做了的话,你就不可能现在还是这个位置了。”因为他们这一次的举报不是来玩笑的,所以这个时候要是他这个做了,那张能肯定是会受到影响的。

  “我巴不得!”张能以前是想过要当大官,但是最近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他知道,大官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还不如自己以前的位置呢,所以对于这个他是不介意的。

  文笑把资料发给了张能,然后交代了张能到时候把东西交给他上司的时候应该怎么说,但是就在这个地方他们遇到了困难,不管怎么给张能说,但是张能的理解总是能够把最重要的东西给忽略了,这让文笑直接是气得不行。

  要是按照张能这个样子去的话,他们别说是让张子安接受调查了,说不定张能自己就会被自己给弄进去。

  “我一直但是按照你们说的在做,你现在让我自己去面对那些精明的检查官员,我当然是不行!”张能觉得自己还有够委屈的,因为他本来就没有跟这个打过交道,就算是现在这个时候搞不定也是应该的。

  “那现在怎么办?”为了能够让上面的人可以对张子安真的做出调查,这个时候他们可以说是要马上开始行动才可以,但是现在的张能根本就搞不定。

  “是这样的!”张能壮着胆子给文笑说“这些事情本来就是你们清楚,你看可不可以我就说是你们到我这边举报,然后到时候你直接跟我上边的人做说明就好了!”

  张能觉得这样,他就不会跟那些人对上,自己现在里不理解也无所谓,因为到时候直接让文笑他直接的说明就好了。

  文笑沉默着,这是一个好办法,可以说是很容易的就解决了现在这个时候的难题,要是自己去的话,可以说是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是可以解决,比张能现在这样的情况都要好的多了。

  然后找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在发呆的曹子扬,看得出他老大对这件事情是有多么的慎重,也是因为牵扯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这个时候他才会对每一步都是那么深思熟虑的,生怕出了点儿什么错,就得不偿失了。

  “张能那边的情况!”文笑走到曹子扬的身边说:“他自己搞不定那边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他觉得让我扮做举报人,然后让我去说这件事情!”

  “他确实是不行,这个时候要是我上的话,可能结果能够更加的理想一些,不然的话到时候我怕张子安没有影响到,我们这段时间的作为倒是付之一炬了!”文笑刚刚想过了,这么做确实是是个好办法!

  “但是要是你去的话,那就是正面的跟那些人有接触了,到时候要是出问题就不好办了!”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会选择张能,就是因为不想正面的跟这些官员有什么接触,但是这个时候文笑出面的话,他们当初的想法可以说是就是被自己给破了。

  “那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因为要是这个时候不这么做的话,后面可就没有机会了!”文笑当然也知道这件事,但是现在已经是最后的关头,顾不上这么多了!

  曹子扬想了想,这个时候确实已经是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所以还是点头答应了,他相信要是文笑去的话事情应该是就会成功的,而且这个时候本来也是最后的关头了,只有这一天的时间,也没有其他的更好的办法了。

  既然曹子扬已经同意了,这个时候文笑直接的就联系了张能告诉他这件事情他们同意了,就按照他的想法去办,让他这个时候准备一下,他们立刻就去检举的地方,控告张子安。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张能很明显的是松了口气,但是他还是没有按照文笑的做,而是这个时候想要让他们放了自己的家人,因为现在的情况究竟会怎么样他们谁都不知道,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情他希望他的家人可以安安全全的。

  对于这一点文笑倒是没有跟他讨价还价啊什么的,直接给他说只要他们进了检查局,他的家人**就会放他们离开,张能这个时候才动身跟文笑会和。

  到了监察局的时候,张能没有跟文笑立刻进去,而是这个时候跟别人打了个电话,文笑知道他是确认他家人的情况,所以也没有阻止,等他打完电话放心了以后才跟着他一起进了监察局!

  张能进去的时候就直接的说了要找他们的看法,有重要的事情要报告。不知道是为什么,文笑总觉得这个时候的张能好像有什么变化,变得不想以前那么唯唯诺诺的了,想着可能是因为他家人得救的原因,文笑也没有太过的在意。

  本来以为只要张能这个时候这么说他们应该是就可以见到人了,没有想到秘书却说这个时候检察官正在会客,所以让他们稍等一下。

  文笑他们没有办法,只能够在大厅里面等着,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最后检察官的办公室里还是没有人出来,但是秘书却说这个时候谈的可以进去了。

  文笑先是觉得奇怪,难道这个人是在耍他们,但是他们没有什么别的选择,还是一起进去了。

  “今天我这里可是热闹了,同一时间,倍受关注的两个官员都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还是一前一后!”检察官是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人,但是就算是这样,文笑还是可以看的出来这个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人,是个很精明的人物。

  张能陪笑着,文笑却把目光从新的放在了坐在沙发上的人身上,也就是张子安。

  文笑没有回答,而是想着这个时候张子安在这里究竟是因为什么,这是巧合还是有预谋的,但是不管是怎么样的,文笑知道事情肯定是没有他最开始想着的那么简单的了,这个时候张子安在这个地方,就可以说是让他的计划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难题了。

  “这位是?我怎么没有见过,子安,你们认识?”张子安的话让检察官的眼光放在了文笑的身上,他借的他没有见过这个人物!

  “哦?这不是张能老弟带来的人吗?怎么?”文笑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张能跟他说了什么,还是这个人本来就这么自来熟,反正现在他对张能的口气就像是自家人一样。

  “我也不怎么认识,只是他给我说了一些事情,我觉得可能是有些内情,所以就带着他来了,毕竟他说的事情牵扯太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张能一句话直接就跟文笑把关系给撇的干干净净的。

  文笑知道这个时候肯定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就已经没有退缩的权力了,不管是会面临着什么,这个时候文笑还是把他来玩说的事情清清楚楚的表达了出来。

  “你是说现在这个子安不是子安,是别人顶替的?”检察官就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的,对着文笑进行反问。

  文笑点头,这件事情对于别人来说可能真的就是天荒夜谭,但是文笑知道这个其实就是事实,也就是因为这样,文笑可以说的很是坚决没有一点儿的动摇。

  这样的态度影响到了检察官,他知道应该是不会有人用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所以这个时候他还真的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够看着张子安,看看他这个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张子安看着文笑,笑的很是张狂:“我还以为你会为了让我下台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用这一招!”

  张子安知道这个时候文笑他们会来,所以这个时候他在这个地方当然的就不是什么巧合,而是先下手为强,也想知道文笑他们这个时候会查到什么东西让他们敢到这个地方来,但是他没有想到文笑会说这件事情。

  “你不觉得这个很好笑吗?我的指纹,血液,眼瞳,所有的一切都是张子安,你竟然会说我是冒充的,我真想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自信!”

  就像是这个时候文笑是文笑一样,张子安这个时候就是张子安,不管怎么样他这个时候都是张子安,什么东西都是复合的,可以说没有一点儿遗漏的地方,所以这个时候文笑这么说可以说是对他一点儿影响都没有,这只是个笑话!

  “可是你一定忘记了一件事情!”文笑这个时候能这么说,那就一定是有把握的。

  “什么?”张子安不觉得自己能够遗漏什么地方,他为了这个身份可以说是一切都是做到了完美的地步,没有什么地方遗漏了。

  文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子安直接就变了脸色,看着文笑的眼神和脸色都很不好:“你知道你这个时候在做什么吗?”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检察官不知道他们这个时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意识到了,张子安的身份肯定是有问题的,不然这个时候张子安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我是说,这个人不是张子安,他是我的弟弟,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他会变成张子安,我看到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本来我还是打算沉默下来的,但是最近挺大的他的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一定要站出来!”文笑的每一个字可以说是都是在伤害着这个时候的张子安。

  文笑说的没有错,他是什么都已经安排的很完美了,但是他却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其实兄弟,文笑的存在直接的就证明了这个时候他的身份是有问题的。

  “或许!”文笑现在也不知道这么做究竟是不是对的,因为这个时候就是差穿了张子安,但是他却没有感觉到事情是结束了的感觉。

  “所以张子安你真的不是真的张子安?”检察官哭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说点儿什么才能够表达一下这个时候他的震惊!

  “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时候张子安竟然直接的就这么承认了,文笑觉得有问题,果然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文笑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但是我刚刚给你的东西表示着,这个时候不管是我是什么身份,这个张能也是有问题的,他的所有的罪证刚刚我可是都给你了,很黑社会勾结也好,贿赂也好,或是威胁别人还有故意伤害上司的罪也好,可都是清清楚楚的写在那上面的!”

  好吧,原来是一招同归于尽的戏码,但是这个时候,文笑又怎么会在乎这些东西,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指望张能能够做什么,这个时候他进到这里面说出了张子安的一切,张能的作用也就完全的没有了,所以就算是这个时候张能下台了又怎么样?

  “今天还真是怪事连连啊,刚刚张子安,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身份,这个就叫你张子安好了!”检察官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刚刚他才把张能举报了,这个时候张能又带人把他给弄下去,你们两个是在把政治当做儿戏?”

  “不是这样的!”本来以为事情到了这儿应该就会结束了,张能肯定是会被检查,而张子安也逃不了,所以他们的结果是怎么样的可以说都已经注定了,所以这个时候文笑没有打算说什么,张子安也放弃了,但是没有想到张能这个时候竟然会张口。

  “我做的一切都跟我无关的,都是他,这个叫文笑的人胁迫我的,这个就是证据!”

  怎么说呢,这个时候文笑的心情很复杂,就像是自己养的狗然后反咬了自己一口一样的,让他很难形容这个时候他的心情!

  录音笔里面的东西,让文笑又察觉到,张能其实一直都不是自己养的狗,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只是被利用了而已。

  因为那里面的东西,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对话,那个时候他跟曹子扬两个人的话可以说是清清楚楚的表达了他们是用张能的家人来胁迫他帮他们做事的证据,就算是他想要推诿啊什么的都是没有资格的。

  “来人啊!”检察官这个时候大声叫,这样的叫喊直接的就让外面的人知道了里面的情况不好,冲了进来:“给我把这个人抓起来!”

  文笑他们之所以回来这儿,就是因为这儿的人的权利是要比警察局要更加的高一些,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有些直接把他们三个直接送进了监狱的资格。

  因为张子安是直接的承认了,而文笑的证据也是齐全的,所以他们两个没有任何意外的直接的就被送了进去,但是张能不一样,他现在的身份更加像是一个被害者,所以他的待遇比他们两个人可以说是好的太多了。

  在监狱里面的两个人看着对方,就有些觉得好笑,最后这么的就这么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这一次我们两个是都栽了,而且最搞笑的是我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会栽的!”文笑真的是有些不明白,怎么的自己写给时候就进了这儿了,有点儿戏剧性了。

  “要不是你,我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张子安不想去纠结以前的事情,但是以后的事情他是想知道的,自己现在在这个地方,离大会还有一条的时间,但是这个时候他连要对付的是什么人还不确定,所以真的是有些无奈啊!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文笑就不明白了:“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只是会怕你这个国家变得混乱而已,你会成为众矢之的,就算是有好处也落不到你的手上吧!”

  “我只是名族大义泛滥了一把,想当当救世主,没有想过什么好处!”不过现在看来,他还是天真了,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文笑他们会冒出来,天知道那个时候他看到文笑的时候是有多吃惊。

  文笑被他的话给弄的不明白了:“炸了会议大楼,跟名族大义有什么关系,是名族败类才对吧!”

  张子安那么做跟救世主有什么关系,根本就是灭世主了才对,他这么做可以说有可能直接的就怕你这个国家毁灭了。

  “什么?谁跟你说我要炸会议大楼了?”张子安觉得奇怪,他又没病,炸会议大楼干什么?给自己没事儿找事儿吗?

  “难道……”文笑这个时候跳了起来:“难道你不是打算炸掉后天会议的大楼让参加会议的人都死于非命?”

  “当然不是!”他承认有的时候他是无聊的没有什么事情都没得干的地步,但是他就是再怎么着也不回做这种事情啊。

  文笑现在觉得很混乱,张子安不是要炸掉会议大楼,那他们这个时候做的这些都是因为什么?他们策划的这些事情又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

  “你既然不是准备炸掉会议楼,那你这么升官是为了什么?定制的液体吓到又是因为什么?”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张子安吃惊的问,这些事情他可以说是做的很隐蔽了,文笑他们这段时间不在国内,他们怎么会知道?

  “聂小倩说的!”文笑知道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是搞错了很多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还是老实的回答了张子安的问话。

  “我们都被玩儿了,我知道了,是他们做的!”这个时候张子安可以说是恍然大悟了:“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了我这个时候要做什么,所以用你们当枪子,可以说是不菲一兵一卒的就直接的把我给弄下来了。”

  张子安不得不说他们确实是很高的,因为他们可以说是把所有人都算计了,而且还是专门找到了他的致命的弱点给了他一击,让他就是想反抗都没有任何的机会。

  “你什么意思?他们是谁?”文笑这个时候更加的不明白了,最重要的是这个时候张子安脸上的挫败感,这个是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的东西,所以很是好奇这个时候他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还不明白吗?是组织搞的鬼,你以为聂小倩是谁?他可不是我的手下,他其实是组织的中心人物,比她在组织的位置高的人可以说是没有几个了,而你们现在的误会可以说是他一手造成的,所以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们怎么了?”

  “被组织算计了!”这是很明显的事情,但是“他们算计我们是理所应当的,你现在可是组织的继承人,他们为什么要算计你?”

  “因为他们知道了这个时候我是要对付他们的。”还能有什么能够让组织这么做,能够让他们这么做的,也就是因为背叛了。

  “为什么?”文笑觉得今天他说的最多的就是为什么了,因为现在的情况他是真的去论如何都是理解不了的。

  张子安看了看文笑说:“罢了,反正这个时候我们也出不去了,告诉你了也没有所谓的。”

  事情还是要从文笑他们叛变之前说起,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张子安知道了这个组织的存在究竟是为了什么,那就是为了让这个国家改朝换代。

  因为现在统领组织的人,其实就是这个组织原本对付的那些人当中逃脱的一个,说白了就是一个旧社会的反动派,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心平气和的看待这个时候这个国家的繁荣发展,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肮脏的,是用不法的手段得到的。

  也就是这样,所以他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以组件了这个相同的组织,但是却不是为了这个国家,而是为了对抗。

  张子安知道了他们在这个大会的参加的人当中是有一个卧底的,这个卧底到时候会在大会上面做什么他是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的是爱他在那个时候,无论是做什么的话,都是会对这个国家造成影响的。

  所以张子安打算阻止他们,在这一点上面,他们的想法可以说是一样的,所以他才打算混入官场,然后就刚好遇到了铁鹰的人叛变,张子安当然是不会放弃利用这个机会。

  所以有了后面的事情,但是张子安现在之所以会到达这个位置的愿意张子安可以说是自己都不知道,好像只要是有什么拦路的出现,就会有人自动的出来帮他解决了。

  张子安也咩有管那么多,因为这个时候阻止组织才是最重要的,这一段时间他可以说是在所有的就会当中游走着,就是为了查出来这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张能出现了,张能的升迁让张子安感觉不对劲,他知道后面一定是有人操纵着的,他想着会不会又是一个组织的人,或许当初自己听错了,这个时候组织没有人在那些人里面,而是打算安排人进入。

  所以这个时候张子安打算着手调查这件事情,就在这个时候直接就有人把罪证送到了他的手上,而且还通知他说这个时候张能会带人来举报他,他当然是要先一步的做出反应了。

  文笑听完这些话沉默了,摸了摸自己的领带,可笑的是为了能够庄重一些他今天可是穿着西服来的,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等待着他的竟然是牢狱之灾。

  “不管怎么样,现在可以说的是完了,真正的完了!”张子安就是不泄气都不行了。

  “你定制那些液体炸弹干什么?”文笑这个时候还是想要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张子安要定制那个东西,不是说不是为了炸会议楼吗?那那些东西有什么作用?

  “当然是为了将组织一锅端了。”张子安的想法其实是很简单的:“你知道的,组织就是这样的,不会信任别的什么人,就算是平常的人都不会有信任这种东西的,这一次这么大的动作,组织的重要人肯定是会来。

  他们来了,又不信任别人,所以他们肯定是会自己住在自己安排的地方,为了安全他们一定是会在一起的,而且是有很强的守卫的,要是查到了这个地方的话,我直接找个人冲上去,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不是!”

  曹子扬不知道这一次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是他已经是把可能出现的情况都算计上了,不管是出现什么事情他都是可以在第一时间有好的解决的方法的。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就算是这一次他是再怎么算计,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有人在等着他的这一步的动作。

  铁成按照曹子扬的计划走着每一步,没有一点儿的出乎意料的举动,但是等他们到了监狱门口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动作的时候就被人给包围了,看他们手上的武器,所以人都知道,这个时候他们要是有什么作为的话,等着他们的就是死路一条了。

  所以说是铁成他们什么都还没有动作的时候,就直接的被人制服了,差不多一千多个人没有一点儿意外性的就被人给制服了,铁成还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的反应就直接的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蹲在监狱里的铁成现在还没有明白,怎么这个时候他就会呆在了这个地方呢?那些人就像是早有准备的一样的就在等着他们上门,所以他们可以说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围住了不能够动作了。

  不过好在经过了一些混乱以后,还是有人跑出去,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跑出去了多少人,铁成能发觉的,就是一直说跟在他身边监督他的林烨王不见了,还有就是聂小倩这个时候也不在了。

  其实曹子扬的反应可以说是很简单的了,可以说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弄的这个时候冒着生命危跑回来的这些人不知道这个时候曹子扬究竟是在想写什么。

  “你们都下去休息吧!”曹子扬让回来的这不到十几个人这个时候下去休息好了,这些人都是二号训练场的人,而且在这次的行动当中可以说是担着后援一样的任务。

  所以在那个情况之下才能够跑出来,不过其他的人现在就没有这么的幸运了,就像是他们刚刚报告的一样,去的人可以说这个时候都被关到了监狱里面。

  他们离开以后,宏宇他们就来了,现在剩下的这些人当中,除了曹子扬,也就是他们的地位能高一些了,他们是刚刚知道出去的那些人这个时候只有十几个人回来了的,所以在第一时间的就过来了,想知道这个是时候究竟是什么情况。

  “老大?”来口的是秦煌,从来敢在曹子扬他们面前说话的,也就是他了,但是这么久了,他还是第一次像是这样的叫的有些小心翼翼的。

  曹子扬看了他们一眼,只有秦煌、宏宇、萧清、雪名皇还有就是萧澜这五个人来了,其他的人也想这个时候第一时间的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他们知道这个时候要是都来了的话要是曹子扬发点儿什么脾气的,他们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曹子扬并没有一点儿的生气,反而可以说是很平静的让他们坐带了自己的对面。

  别说是这个时候出事了,就是没有出事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所以就算是这个时候曹子扬可以说是和颜悦色的,但是他们坐的时候反而是战战兢兢的。

  “怎么了?”曹子扬看着他们现在这样的反应反而是有点儿不明白了,就像是自己是随时要吃人一样的,让他觉得有些别扭,他好像没有那么可怕吧。

  所有人都看着秦煌,指望着这个时候他赶紧说说话,不然的话这诡异的气氛他们可是要承受不了了。

  “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铁成他们人呢?”秦煌觉得这个时候他还是直话直说的好,不然的话这个时候的气氛他也要撑不住了。

  “就是被一网打尽的情况,除了刚刚出去的十几个人,其他的人现在应该是都被关了。”

  秦煌知道了情况不好,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情况是有这么的不好,现在老大的意思就是出去的那些人现在就只剩下了这十几个人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他们这里现在可以说是就只剩下了两百人不到了,本来为了闯市区,曹子扬可以说是把所有的人都派出去了,这个时候就只剩下了一些负责守卫的人。

  秦煌不知道这个时候曹子扬是真的觉得没有什么关系,还是这个时候在强撑着,因为现在曹子扬的脸上他们是看不出一点儿什么隐藏的情绪的,平常的时候他们也看不出来,但是一直是有一个人知道的,而这个人这个时候正在监狱里面。

  铁成本来最开始的是被单独的关在一个房子里面的,但是不一会儿的时间就有人来带他出去了,虽然不知道这个时候要带他出去做什么,不过看着来接自己一个人对方还用上了差不多二十个人还人人都拿着重武器,铁成也就只能够听话的跟着他们离开了。

  本来铁成还想因为这件事情讽刺一下他们这个时候的这么劳师动众的,但是看到了监狱里面的其他的人的时候,铁成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了这样的心情了。

  “文笑?你怎么样?”铁成过去看了看他,还好,没有受伤,好像也没有受到什么不好的待遇。

  铁成也没有废话,直接的给文笑说了一下老大的决定,还有就是他们的行动的过程。

  “应该是聂小倩吧!”文笑一听,就知道这样的结果肯定是跟聂小倩脱不了关系了。

  铁成不明白:“关她什么事情?”铁成记得她就是担心文笑,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跟着他们来而已,这么危险一个女人敢跟着来,应该是好事了,不过现在文笑的意思好像是他们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她了。

  “我说你是真的笨,还是装傻?”本来一直在一边没有说话的被他们两个都忽略的张子安这个时候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铁成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了旁边这个时候还有一个人,一看到张子安的时候他反射性的就要动手,但是被文笑拦下了。

  “先冷静一下听我说!”文笑觉得这个时候要是不说清楚的话说不定铁成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就要跟张子安打起来了。

  所以这个时候他赶紧了给铁成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还有就是一些他们对于张子安的误会。

  “你是说我们以前知道的都不是真的?”铁成和你显然是有点儿不好接受现在的情况,因为文笑的话就表示着,这一段时间他们因为张子安做的一切,都是错的了。

  “怎么会这样?”也就是说这个时候他们的老大连真的仇人其实都是不知道的,这一段时间可以说是就是被人耍着玩儿了?

  “我也不知道。”文笑现在究竟是什么人给他们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还有就是这一切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

  “不过……”张子安这个时候又开口了:“我不知道曹子扬究竟是怎么想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的时候就让你们行动了,你们这一次可以说是自投死路了。”

  “还不是因为张能说你们两个一起被抓了,老大以为你们两个在一起,根据我们以前对你的理解,谁知道这个时候你会不会伤害文笑,所以才会着急的行动。”

  “只能说你们是杞人忧天了,从小到大,我真的能够欺负文笑的时间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大多时间都是我倒霉好不好,而且我还打不过他,怎么可能对他做什么,他不对我做什么我就谢天谢地了。”

  这些事情本来可以说是跟他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会发生这些事情的原因有一半的都是因为他,所以不管是怎么样的,张子安这个时候还是对他们有些愧疚的。

  “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了,我们还是想一想这个时候要怎么办吧,按照你说的,现在人可以说是全部都在这儿了,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老大他们那边怎么样了?要是这个时候对付老大,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

  文笑现在就担心这个了,现在曹子扬那边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防御的能力了,要是这个时候谁要是对付他的话,结果可以说是不言而喻的。

  检察院的一间办公室里面,一个人这个时候放下了手上的听筒,对着后面站着的聂小倩说:“去安排吧,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了,现在看来,是我们赢了。”

  “现在看来?”聂小倩不明白,这个时候他们赢了不是已经注定了的么,怎么还有现在看来这一说?

  “沉寂啊!那个女人可不是个能够小看的人物,本来我还以为这一次他们让齐耀到了曹子扬这边会给我们的计划带来什么意外的因素,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一点儿的作用,齐耀进去了以后就什么动作都没有,但是我局不相信他们会让一个没有任何作用的人到了曹子扬的身边。”

  “那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要动作?”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们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静观其变吗?这样的话能够更加的谨慎一些吧。

  “因为明天就是大会的召开时间了,也就是说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通知到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举行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可没有时间再继续的等了,不管是怎么样的,今天晚上可以说是就是一切结束的生活了。”

  “好吧!”聂小倩知道了这个时候她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利了,所以这个时候她还是好好的听话,下去准备了,今天晚上就给曹子扬他们一个结束了。

  秦煌他们这个时候还是跟曹子扬呆在一起,他们现在是想说话都不知道说什么,曹子扬也没有叫他们离开的意思,所以他们这个时候还是呆在了曹子扬的身边。

  “你们下去准备吧,今天晚上肯定是要经历大的动荡了,要是今天晚上你们活了下来,那以后你们可以说是就是高枕无忧了,但是要是今天晚上你们没有命了,那就是真的结束了。”曹子扬这么给他们说着。

  本来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但是现在曹子扬说的是不急不缓的,秦煌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了,但是这个时候不管是怎么样的曹子扬应该也是开不出玩笑来的,所以这个时候他不明白的问:“今天晚上?”

  “我们现在这样的情况,很明显的就是被人算计了,你说既然他们算计了我们,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说是岌岌可危的,他们会放弃这个机会吗?”这个是一个很简单的推理,就算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曹子扬这个时候都可以猜到对方接下来会有的举动了。

  “要真是这样我们不是应该赶紧跑路吗?”秦煌不明白,现在他们可以说是剩下了不到两百人,就算是有他们三号的人,还有就是幽灵,但是还有差不多的一半的人可以说是都是废材级别的,而且最倒霉的是他们这个时候连武器都还没有到,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赶紧跑吗?

  “没有用的,不管是怎么样该来的还是会来,武器就是今天会到,应该是过不了多长的时间了,到时候还有黑手党的人过来,要是好好的计划安排的话,我们不一定就是会输的。”铁成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容易的就被抓了,就是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可以说是没有武器的,但是今天武器就会到了,所以他们还是有可能赢的。

  既然曹子扬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他们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是一切的终点了,不过他们这个时候能够做的事情,也就是尽自己的能力活下来了。

  文笑这个时候在监狱里面,看着时间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失,他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外边的一点儿消息都收不到,但是他也知道今天晚上肯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了。

  张子安也察觉到了事情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可以说是也就是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了,所以他没有说什么。

  至于铁成,这个时候他就是想要开口说话,都不知道自己能够说些什么,所以还是一样的这个时候闭嘴的好。

  时间不会因为你的不愿意就停留,或是慢下来。夜晚可以说是很快的就降临了。

  黑手党的人这个时候还是没有把枪火送过来,曹子扬知道这个时候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意外,但是就算是这样的,他还是没有觉得有多惊慌的感觉,总觉得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在自己的预料之中的。

  在没有发生这些不好的事情之前,曹子扬可以说是很急躁,他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他不知道这个时候倒地是什么地方有错,那种未知的感觉让他很不爽的,不过现在这些事情发生了以后,他可以说是反而的安下心来了。

  所以在说今天晚上的事情的时候,他都是很平静的,平静的那些很是紧张的人都受到了影响这个时候也同样的平静了下来。

  曹子扬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只是让他们可以自己竭尽所能的在今天晚上的战役当中活下来就好了,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不要顾了,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的话曹子扬没有说,也觉得没有必要了。所有人都在等着夜晚的降临,因为今天晚上可以说是就直接的决定着他们的命运了。

  到了晚上以后,曹子扬想的没有错,确实是有人冲着他们来了,而且还是不少的人,车队长的都有些看不到头了,曹子扬觉得他们这个时候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对付他们几百个人而已,至于吗?

  不过不管是至于不至于的,该来的都还是来了。本来曹子扬以为这些人下车以后就会直接的巡山开始对付他们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是集结在了一起,然后再行动的。这样的话他们可以说是一个都跑不了。

  曹子扬现在真的很想知道他们是得罪了什么人了,要这么的对他们赶尽杀绝的了。

  曹子扬觉得这个声音,他们应该也是用了讲话神奇,也就是喇叭了。不过不管怎么样的,曹子扬直接的就从隐藏的位置出来了,朝着他们走去。

  聂小倩其实就是试一试,没有想到真的她就这么一喊,曹子扬就真的出来了,她自己都觉得很错愕了。

  面对所有的可以说是数都数不清的枪口,曹子扬是一点儿也不害怕,还逗趣的问了一句:“叫我出来干什么?”

  “我真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自信,这个时候还真的敢出来?”聂小倩觉得,就算是这个时候曹子扬身上还是有那种嚣张的气质,这个让她很不爽,曹子扬以前对自己做的事情她可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不出来我怎么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也别装了,让你的老大出来吧,你还没有那个资格跟我说什么!”曹子扬对聂小倩可以说是从来都没有过怜香惜玉的心思,所以说话的时候可以说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张能!”曹子扬对于他的出现可以说是没有一点儿的意外:“我怎么对于幕后的人是你没有一点儿的意外呢,反而是觉得有些失望。”

  “对于自己的对手是一个那么会装孙子的人,我是真的不太能够接受。”曹子扬说的是这一段时间张能在他们身边的表现,典型的装孙子的人。

  “呵呵,那对于你这个时候被一个这么装孙子的人给弄到了这幅样子,你有什么特别的感受没有?”张能对于曹子扬这个时候的讥讽可以说是完全的不上心,反正这个时候是他赢了,而且这个时候他们很显然的是他们赢了,所以这个时候不管是怎么说都没有关系。

  “那个都是因为我算计的好!”张能这个时候是一点儿的都不谦虚的给曹子扬说着他的整个计划。

  从最开始的铁鹰的叛逃时间开始,也就是那个时候他知道了张子安的心思也是动摇了的,虽然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知道张子安叛变肯定也是早晚的事情了,但是张子安在组织的地位可以说是很敏感的。

  因为他们都是继承人,张子安跟张能都是继承人之一,也就是接手这个组织的人,但是张子安可以说是比自己优秀的太多了,所以从那个时候他就开始了一些小动作。

  要是论实力的话,他根本就不可能跟张子安对抗的,所以他只能借助了铁鹰,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张子安竟然跟曹子扬他们做了交易,最后曹子扬他们还真的就赢了,而且还顺利的逃脱了。要是就让他们这么走的话,说不定以后他们就会忘记了还有张子安,所以他让人对曹子扬的妻儿下手了,可笑的是那个时候张子安的注意力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竟然就没有发觉不对经,也就是因为这样的,他们跟张子安可以说是完全的对立上了。

  本来以为曹子扬他们很快的就会回来但是张子安这边这么大的动作他们还是没什么反应所以他才会雇一个人去刺激了一下曹子扬。

  结果跟他想到的一样曹子扬他们回来了为了再给他们加把火所以这个时候他又让聂小倩来给他们扇阴风点鬼火了最后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现在不是不过马上就是了只要现在你们全部死了张子安又因为你们的关系可以说是身份暴露了他也不可能再得到信任所以只要是这件事情过后组织铁定就是我的了”其实要不是张子安这个组织早就应该在他的手上了就是因为他的出现让老大看到了这个时候另外的一个比他好了很多倍的人所以才会拖到了现在。

  本来他只是让曹子扬他们可以让张子安的势力变得小一些但是没有想到张子安竟然还会有那样的身份之谜所以这时候他当组织的领袖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意外的了。

  “那你们的组织的老大究竟是谁?我现在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总应该让我知道是因为谁还有就是因为什么吧?”曹子扬现在可以说是就想知道的就是这个了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事情让他这个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

  “就是这个时候你知道了也无所谓”对于这个最后的要求他还是很是仁慈的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曹子扬不管是怎么样的都是不可能的有什么翻盘的机会了:“你没有发觉最后的这些事情都是在围绕着一个地方在转吗?”

  “检察院?检察官!”曹子扬一直以为这个人就是一个可以说是被人利用的配角没有想到的竟然他就是那个幕后的主角啊。

  “聪明!”其实曹子扬的聪明他是一直都很欣赏的至少爱他是在张子安的手上讨了便宜的人他跟张子安大大小小的也还是交过很多次手的但是不管是怎样的他都是在张子安的手上讨不到什么便宜。

  所以要死可能的话他是很想要收下曹子扬当他的手下的,但是他们之间的仇恨让爱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看曹子扬对付张子安的时候的样子,就知道了这个是有多么的不可能的事情。。

  “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所以这个时候你是已经准备好受死了?”张能看着曹子扬问

  也就是这一句让张能知道事情肯定是没有那么简单了为了能够不出意外这个时候他可以说是直接的就想要下令开枪。

  但是曹子扬比他更快一步的直接的就拿出看一个遥控器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直接的按下了按钮。

  周围传来的爆炸声立马就让他们知道了,这个时候曹子扬手上究竟是什么东西。本来他们聚集在一起是为了更加安全地对付曹子扬,他们但是这个时候反而是让曹子扬占了便宜。

  等他们从烟雾缭绕的烟火当中回过神来的时候被包围的就反而是变成了他们了而包围他们的人就是本来是应该是现在被他们关在监狱里面的欲望的人。

  文笑还有铁成他们这个时候走到了曹子扬的身边他们手上现在可不是什么都没有的了都是拿着可以说是比张能这边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武器所以这个时候不能够动作的人变成了他们了。

  秦煌他们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曹子扬一开始的时候就那么不急不缓的文笑他们的出现可以说是不仅是给了张能他们一个很是惊喜的意外就是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很意外的还以为今天晚上是真的要交待到这儿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有这么大的一个反转。

  “你……”因为张能他们的位置是在中心的地方所以这时候他们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损伤的但是等到看清了现在的局势以后他连话都有点儿说不出出来了都。

  “很意外吗?其实你应该不会觉得意外因为你刚刚可是给我送了不少的惊喜这个就当做是还给你的了。”

  跟刚刚的一样既然刚刚张能能满足他的要求所以这个时候他也可以满足一下他的要求好了。

  其实曹子扬他们从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没有发觉到张能会是对付他们的人可以说是连想他们都没有这么想过曹子扬一直都是觉得不对的但是究竟是不对在什么地方他们却是不知道。

  直到张能那个时候让那个文笑出面的时候曹子扬就嗅到了不对的味道所以曹子扬在文笑的身上放了一个小东西是黑手党那一次用来对付他们的那个小的东西有了那个文笑就是一个活的探测器了所以后面发生的事情曹子扬可以说是一清二楚的。

  所以后面张能说的话有什么地方不对的他也是知道的但是为了能够可以知道后面究竟是隐藏着什么所以曹子扬让铁成他们去犯险了就是为了引出后面的这些人现在看来爱他的决定是正确的不然的话现在也不会有这样的好结果了。

  “所以从哪个时候开始我就是被你们算计的人了?”张能觉得这个时候自己真的好可笑也是他没有想明白他跟张子安交手的时候是自己吃亏了张子安在曹子扬这儿吃过亏所以他跟曹子扬差的何止是一个档次了。

  带人上来的是张子安他带上来的是那个检察官了也就是他们这个组织的老大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是是死局了不管是怎么样的都是不可能走活这一步棋了。

  “你就是曹子扬?”检察官虽然是没有跟曹子扬见过面但是最近这一段时间他听的他的名字的时候就多了而且这个时候自己可以说是落到了他的手上了所以就算是他不好奇都不行了。

  其实按理来说曹子扬跟这个人的恩怨是不深的所以曹子扬对待他的态度也不是很恶劣直接很平淡的回答了一个字:“是!”

  “其实要是我在年轻个一二十岁的话我还是很乐意跟你对上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我是没有这么大的精力了。”

  “其实我也一直是不知道你原来就是老大啊要是这样的话刚刚就对你温柔点儿了”张子安这个时候跟他说其实自己虽然是中心的人但是对于自己的老大他是真的还是不知道的所以刚刚他们出来的时候对这个人的态度可以说是很不好。

  因为自己这两天的牢狱之灾可以说是都是因为他了刚刚他觉得自己要不是素质到的话自己可能举要揍他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是这么长的一段时间的老大。

  “我一直挺喜欢你的!”要不是因为喜欢张子安那个时候当官的时候他也不会安排那些事情让他可以说是步步高升了没错张子安之所以会步步高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

  “谢谢你的喜欢!”张子安一点儿也不容幸他当初进这个组织的时候就是玩票的形式的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达到这样的高度所以他自己也是很惊讶的不过对于这个老大他当然那是一直都没有什么敬畏的意思了谁会尊敬一个被自己玩在手心的人。

  “其实张能也是在你入狱的时候知道了我的身份的不过我是高估了他本来以为你的身份被揭发出来就说明他还是有些能力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是那么没有用!”

  检察官看着张能的眼神很不和善因为要不是因为这个人的话他这个时候是不会得到这样的待遇的要不是因为自己看走了眼就算是这个时候他被抓了至少自己的身份还是不会暴露。

  “你觉得这个时候说这些还有什么作用吗?”曹子扬这个时候可不想听到这些话他想知道的是这个检察官究竟是在这个大会上面准备生什么事情这个时候阻止这个才是最重要。

  “没有用但是也没有所谓了反正我的目的现在是达到了所以这个时候你们做什么都无所谓。”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曹子扬觉得这个时候他们就算是把这些人制服了现在可以说是也没有什么作用了好像该发生的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跟聂小倩给你透露的消息是差不多的性质的我就是要毁了这个国家这个靠着肮脏发展起来的国家。”

  “你也是打算炸了会议楼?”曹子扬觉得最近他是真的跟炸弹挺有缘分的一会儿这个要炸了这儿一个那个也要炸了这儿感觉炸什么东西就跟过家家的一样。

  “是啊!但是我的目的可不是这个楼而是那里面的所有人你们想一想要是那些人死了以后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检察官一想到那个画面就觉得很兴奋的感觉。

  曹子扬就像是看着疯子一样的看着他就是不用想他都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肯定是会变得混乱不堪的而且要是这个时候要是有什么有心的人出来的话这个国家可以说是都有可能不见了。

  “神经病!”想到了这儿曹子扬忍不住的就在这个时候直接的就这么嘛了一句。

  “怎么办?”张子安一直听着他们的话自己本来就是阻止这件事情的但是因为曹子扬他们的额原因现在他可以说是表达呢有心无力作为这件事情的元凶张子安当然是想知道这个时候曹子扬是打算怎么办了。

  “你说我要是当着你的面把这些人都杀了的话这个时候你是不是会告诉我究竟这一次的大会会在什么地方举行呢?”曹子扬没有回答张子安的话而是这个时候这么问了检察官一句。

  “是吗?”曹子扬就不相信了看着张能说:“你不是很不喜欢这个人吗?最开始的时候就拿他开刀好了。”

  “你……”张能本来这个时候一句话也不说的看着后面的事情究竟是会怎么发展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厄运就这么直接的降临在了自己的身上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曹子扬就已经开枪解决了他。

  张能一死组织的人发觉到这个时候要是他们坐以待毙的话肯定是没有活路的所以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的开始反打了起来。

  他们这个时候的反打对于欲望的这些人来说只是饶痒痒而已因为他们手上的武器都是黑手党运过来的

  这些东子其实早就到了但是曹子扬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就让那个黑手党的人在那个时候没有到达的时候直接的转移了地方文笑他们也是黑手党的人闯进了市中心救出来的这个时候正被人追着满城市的瞎跑。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的反打是可以起到一个作用的就是欲望的人杀他们的速度也能够让检察官自己更加的清楚的看着自己手下的这些人究竟是怎么死的。

  看着地上倒下的人越来越多了检察官还是有些遗憾的说:“他们这个时候也是给事情做了贡献的了历史会记住他们的!”

  “你再想做些什么呢?”曹子扬这个时候不得不说检察官是想的太多了:”这些人还有你都是会死的无声无息的怎么可能会有人记你们更加不要说是历史了所以从头到尾的你就只是一个无名的小卒而已!”

  “这个时候就算是激我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所以你还是放弃吧明天开始这个国家就要迎来一个新的样子了”想到了这个检察官又开始兴奋起来了。

  曹子扬知道了这个时候说这些是没有用的所以马上开始走人情路线了:“难道你就没有家人吗?要是真的这个时候有动乱的话你的家人怎么办?”

  说到家人的时候曹子扬发现了检察官的一点儿异动这个让曹子扬很惊讶因为说道家人的时候检察官不受控制的看了一个方向虽然随后掩饰的很好但是还是被曹子扬发觉了。

  曹子扬这个时候顺着他的眼光看来过去就看到了这个时候正在跟欲望的人正在对抗的一个人面对着几个男人也没有落了一点儿下风的聂小倩。

  “难道?”曹子扬看着聂小倩有些无语不过看到了因为他的话而有些色变的检察官曹子扬知道了自己这个时候的猜测是正确的。

  笑着对一边的文笑说:“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两次被女人耍的感觉不怎么好吧帮忙把聂小倩给弄过来吧!”曹子扬知道这个时候最想对付聂小倩的就是被耍了两次的文笑了

  文笑其实不是那么想的他岁聂小倩是一点儿的感觉都没有虽然后卖弄因为他吃了点儿亏但是总的来说他还是没有被她耍过反而是自己在耍着她不过这个时候曹子扬竟然这么说了他也就还是按照他说的做好了。

  对于几个人都拿不下的聂小倩文笑过去就一两招就直接的解决了然后直接的就给了刚刚一直在耗着的几个大男人让他们压着聂小倩到了曹子扬这边来。

  “其他的人不用再耗着了全部解决了吧!”曹子扬觉得这个时候聂小倩这一个人比这些人都有用多了。

  曹子扬这么说了欲望的人也就不再耗着了直接的用手上的武器强制性的扫射很快的就解决了这些人虽然是最后欲望的人也是死了不少但是这个时候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曹子扬指着聂小倩说:“别的人你不在乎她你总是在乎的吧?要不要用她的命来换那个地点?”

  这一次检察官沉默了没有像是刚刚那样的强硬的态度了很显然的是这个时候曹子扬已经锉到了他的软肋所以这个时候只要等着结果就好了但是还没有等曹子扬高兴的时候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曹子扬是清清楚楚的看着检察官用自己袖子里面的一直圆珠笔就这么直接的扎进了聂小倩的心脏。

  聂小倩口吐鲜血的看着检察官检察官这个时候也很痛苦的看着聂小倩说:“没事的一会儿我就来陪你跟你妈!”

  聂小倩气绝的躺在了地上在场的所有人一是没有想到聂小倩跟这个人竟然是这样的关系二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会这么做不是说父毒不食子吗?

  杀了聂小倩以后检察官也想要自杀但是被曹子扬给阻止了曹子扬知道想要从他这儿知道会议的地点是不可能的了而且拿上就要天亮了也就是曹子扬他们的时间已将不多了不过这个时候就是给他们再多的时间也还是没有作用的因为这个人现在更加的不可能给他们说会议的地点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冲冲忙忙的跑了过来曹子扬看得出来这是铁鹰的人铁鹰的人这个时候是跟他的老婆们呆在一起的曹子扬还以为是不是那边又出问题了连忙问:“怎么了?”

  因为跑了太久所以这个时候来人有点儿喘不上气没有说话直接的给了曹子扬一个纸条纸条上面是一个地址。

  “这个是?”曹子扬不知道这个地址是什么但是他有种感觉这个可能就是会议的地点

  曹子扬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他还有一个活神仙真的可以说是峰回路转了。上面的地址离这个地方也不是很远他们是可能在会议之前到的。

  “现在地址有了我们究竟要怎么办?”就是这个时候他们冲上去说是有问题别人也不会相信的更何况他们现在连检察官究竟是做了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文笑不知道这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本来因为曹子扬他们得到了地址还有些难过的检察官想起了这一点儿也是笑了他们现在这样的身份就算是有了地址又有什么用根本还是什么都阻止不了。

  “呵呵谁说没有办法了!“曹子扬既然这个时候想要这个地址当然就知道这个时候他们究竟是可以用这个地址干什么了:“你们下去准备炸药我要在会议之前先把这个地方炸了我看你还能怎么办?”

  “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可能在这个国家呆了!”文笑知道这个时候要是曹子扬真的这么做的话他们肯定是不可能在这个国家再继续的待下去了。

  “只要是国家好好的我们在那个地方又有什么影响?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回来的!”对于自己不能够在这儿呆着曹子扬觉得跟这个国家比起来没有什么可比性不管是人在什么地方只要是他心里有这个地方就行了。

  曹子扬安排好了一切以后就直接的没有任何的准备的带着欲望的人还有铁鹰的所有人都离开了很多的东西是带不走的但是这些都无所谓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很好因为所有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一切。

  他这个时候告别了这个地方但是迎接他的是一个更加好的地方而这个地方是由自己的双手创造的或许以后自己还是会做一个医生在这个国家有病瘤的时候不管是怎么样的他都是会回来给这个国家动手术的当然为了这个他当然也不会害怕失去什么这个就是他用来区别人还有衣冠禽兽的唯一标准。

  你欠我一个拥抱我爱你用尽余生乞丐皇妃,高冷帝维库征服者从斗罗开始诸天作死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战锤王座尹若彤顾颐年极品小医农1297小说离年流景追凶猎人小农民大时代莫识女人香蚀骨危情:陆少,别来无恙伴你一路向阳卿如春风来祖师爷宠妻法则男神,给个好评呗方丘柳菲菲、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